我的公益故事:从拍卖童话大王郑渊洁的书参与

  • 时间:

  我作为媒体人,恰好在邓飞建的500人“蓝衣”QQ群里,这500人成为了免费午餐的集体发起者。于是,微弱的爱心火苗在萌发传递,从建设贵州省黔西县沙坝小学食堂起,筚路蓝缕,不断壮大。

  为此,我还发了一个通告:“郑渊洁童话全集顺利捐出 先要谢谢同创伟业公司总经理黄荔女士,她捐出了20800人民币。其次谢谢@杨泓泽 先生,是他在微信朋友圈的转发,才直接促成这门好事。再要谢谢@邓飞先生,是他创立了@免费午餐 ,让农村孩子免于饥饿。还要谢谢@郑渊洁,他写出了这33本好书。最后谢谢各位帮俺转贴的朋友们,是你们的热心起了极大的作用,让近7000位孩子感受到了温暖。公益不止帮助别人,也能净化人们心灵。感恩!”

  同样是留守儿童的龙有芬,她的父母常年在新疆打工。他的父母六七年才回一趟家,有一次父母到学校看她,龙有芬已经不认识父母了。中午她只能在条件简陋的学校厨房里自己生火做饭,总是被浓烟熏得流眼泪。

  《我的公益故事》第一期的讲述者:旺喜,是一个资深媒体人,从小受郑渊洁童话的熏陶,有一颗让世界像童话般美好的金子般的心。免费午餐针对的是没饭吃,微博打拐针对的是失踪,大病医保针对的是保险缺失,暖流计划针对的是穿不暖,儿童防侵针对的是性教育不足与防护能力差,让候鸟飞针对的是滥捕乱杀鸟类,水安全计划针对的是水污染,e农计划针对的是贫困,试图通过“帮农产出村,让爸爸回家”给农村输血,更增加农民自身造血功能,多赚钱,进而减少外出打工,使家庭团聚,不再受分居之苦,不止治标,而堪称治本尝试。他的故事,其实是在用行动告诉我们,每个人只要怀有善心,哪怕只是一份绵薄之力,都是在不断延伸为公益造血。

  2014年10月29日,我的兄长、企业家杨泓泽先生转发的消息被同创伟业公司总经理黄荔女士看到,她捐出了20800元人民币,为她可爱的孩子拍得此书。我非常激动,还附赠2只企鹅公仔。

  2017年5月,我赴湖南省新晃县参加免费午餐6周年活动。免费午餐基金财报显示,2011年成立起至2016年12月,累计接受捐赠2.5322亿元,累计支出1.6872亿元,收支保持了合理的平衡,为19万名乡村儿童提供坚实的保障。

  必须再次特别谢谢诸位朋友帮忙,尤其是转发者,是你们拿出自己朋友圈的珍贵版面,让很多人知道了这事,进而有了更多可能。

  一:写贴转贴。我把自己对公益的理解写出来,把看到的相关内容在各社交媒体转发出来。我硬性规定自己每月在微博微信至少分别转4个以上公益贴。这是理念层面。

  一听到“公益”,很多人眼前浮现出的是富豪举牌竞相捐款。毫无疑问,这是公益款项的重要来源。但绝大多数人都很普通,是不是就意味着没法献出爱心?完全不是。我就是一个例子。

  郑渊洁童线夜故事》,其中郑渊洁的《亚旗进山》和《小老虎进城》让我印象深刻。年岁渐长后,一期不漏地订阅他的《童话大王》,还积攒了好几年零花钱买到垂涎已久的《郑渊洁童话全集》。后来又购得一套全新的首印签名本,这套是本来打算一直珍藏在家中柜子里作为一种情结展示的。

  为什么我这么痴迷郑渊洁?因为他的童话不同于中国以前的传统写法,打破了“小羊很温驯老虎挺邪恶”的固有模式,把孩子的善良、叛逆、好奇等因子重新激发出来了。当正襟危坐的大人们对你耳提面命之时,郑渊洁童话在身后悄悄说:“是这样的吗?是可信的吗?”那些“崇高”与“正统”的大厦,在阅读中轰然坍塌。虽我不敢说爱读他书的个个是好孩子,但即使堕落也不会堕落到哪去。优秀价值观的培养,得从娃娃抓起,而童话则是极好的天然载体。

  作为普通人的我,秉持“自愿,透明”原则,会继续将公益进行到底,唯此原则,这项事业才能长久地发展下去,共享文明方可健康地开枝散叶。

  【编者按】今天起,《我的公益故事》正式和大伙见面了。只有帮助别人,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这是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带给我们的人生感悟。一说到“公益”和“慈善”,也许很多人脑海里就会冒出富豪、企业家、明星捐款的情形。其实,这只是慈善公益的一小部分而已。我们身边有不少人非常非常普通,却在默默地做着公益的事:山区支教、无偿献血,捐献器官等,还有许多人除了自己的职业身份外,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就是志愿者、义工。这些人都很普通,但是他们的故事却让人很动容。正应了一句话: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2008年,郑渊洁捐款38万元,成为向汶川地震灾区捐款最多的中国作家。2009年,老郑向玉树地震灾区捐款100万元,用于灾后重建小学新校园,除他外的中国所有作家捐款总额是8万元。时任最高领导人胡先生向他颁发“中华慈善楷模奖”。记者问:“做慈善家和做成功作家的感受有什么不同?”他答:“我做文学家得过很多奖,可是我只有成功感,从来没有幸福感。后来我悟出一个道理,所以我给大学生讲课时,我说我告诉你们,要想获得幸福,住多大房子都不行。你只有帮助别人,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当老郑得知他的读者延续了他的慈善理念时,应该也会微笑吧。

  我书是有一些,但没珍本,谈不上太多增值空间。不过,随着《郑渊洁童话全集》停止印刷,它的价值在飞速上涨,有些人甚至标价1万元出售。这也是我几乎唯一可能拍得好价钱的标的。

  后来邓飞参与“美丽童行”年度慈善大会,通过各界捐物拍卖,筹集公益款项,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2007年,郑渊洁签名的全新第一期《童线万元拍下,款项作为善款捐出。受以上鲜活案例启发,我也打算拍卖我的书。

  除邓飞外,媒体人转型公益的典范还有做抗日老兵关怀的孙春龙,做尘肺病人援助的王克勤等。如今是互联网时代,善用新媒体与IT工具,可有大作为。

  2011年,《凤凰周刊》记者邓飞参加天涯社区的邮轮活动,与他邻坐的是曾在贵州做小学支教的女青年蔡加芹。蔡称支教经历让她回城后放不下乡村孩子们。邓问:“是什么让你忘不了?”蔡说:“是他们眼巴巴的眼神,太可怜。”邓追问:“可怜,可怜什么?”蔡答:“每次教师小食堂开饭我端起饭盒,孩子们闻到香味总是眼巴巴地看着我,我只好把饭盒端回宿舍关起门偷偷吃完。”

  我想到的是微信群发。这功能虽早已有之,我却从未启用,以前没啥特别要紧的事需动用这枚大杀器,尤其怕骚扰到各位朋友。终于到了不得不用之时。

  除了免费午餐外,邓飞还延伸发展出一系列新项目:微博打拐、大病医保、暖流计划、儿童防侵、让候鸟飞、水安全基金、e农计划等。这绝对是2011年跟蔡加芹讨论怎么解决一部分农村孩子吃饭问题的邓飞所预想不到的,也说明人的潜力很巨大,永远别轻易给自己设置一个玻璃天花板,要勇于突破,敢于行动。

  中国从1949年的积贫积弱,到改革开放的物质丰盛,经历了曲折而精彩的几十年。若要更上层楼,惠及更广群体,非得有更先进的方法论不成。否则很难解决更艰巨的社会问题,尤其是贫富拉大环境污染等,因为改革早已进入深水区。

  “人皆有恻隐之心”,“柔软改变中国”,这是很多人从事公益的关键动因。雪中送炭的意义永远大于锦上添花。

  其实两人自当初被爆复合后,就一直都很高调地出现在大家的眼前。经常朝夕相处、或在家谈情说爱,或外出旅游度假,好像恨不得将这十年来错过的时光都通通补上。

  2011年,傣族留守儿童文娜患先天性内马蹄足,徒步从家里背着柴米油盐抵达学校,需两小时之久,比其他的孩子多出了一倍的时间。

  二:直接捐款。每年春节雷打不动地至少捐500元。我收入并不多,以前也从没这样过,但情况不可逆转地改变了。这是行动层面。

  2014年9月12日,我微信好友约500人,一共群发了近200人,请求他们拍卖、留意或转发。他们超有爱心,大部分都有正面反馈,踊跃转贴。群发内容:“【拍卖郑渊洁绝版书给@免费午餐 筹款,如有兴趣的亲可加其微信号984905268】作为免费午餐500发起人之一,我捐出全新签名的33卷版白色封面《郑渊洁童话全集》,为中国孩子的免费午餐而拍卖。第1期《童线卷全集也有相称价格。起价2万人民币,一次加100人民币,9月14日22点截止,款全打到免费午餐公募帐号,然后书寄你。”

  不管诸位来自城市还是农村,家财万贯或者条件小康,传播正念,推广善行,都是顺水推舟的举手之劳。

  现在正在读六年级的赵美莹,父亲在去年过世了,如今的她对于母亲完全没有印象,失去双亲的她目前只能和七八十岁高龄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奶奶说,孩子从上一年级就吃上了免费午餐,几乎一周才回家吃几次饭,给家里解决了一半以上的吃饭困难。

  发出后陆续有人询问,但不敢下手。我也惶惑了,有所动摇:这是不是真有点高?应该适当下调价格吧?

  现在正在上初三的文娜上已能正常行走,有一年,黄兴能与志愿者及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肖秘书长一同探访免费午餐小学时,发现了小文娜的情况,并把她带到了昆明治好了脚上的病。现在的她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有了免费午餐之后,龙有芬再不必在半天繁重的课业结束后,自己生火做饭。开餐时,当龙有芬用志愿者的手机给远在外面的父母亲打电话说起免费午餐的事时,电话那边她的父亲还有些不相信天下竟还有真正的免费午餐。回访的时候,龙有芬的奶奶还弄不清什么是免费午餐公益,只是不停的说谢谢。

  经过各界捐款人6年多的不懈努力,孩子们的状况有很大好转。免费午餐发起人之一、媒体人黄兴能先生不但一直捐助,还持续记录了这六年的改变。

  邓飞先生是益阳人,同样作为公益领袖的卢德之先生也是益阳人。无论从媒体而公益,或者由商业而公益,殊途同归,都很令人赞赏。说明益阳和湖南人杰地灵,胸怀天下,拥有大爱。

  蔡很忧虑:“现在山区撤点并校,孩子们都被集中在一个学校,上学路途太远,不能回家。他们早上6点多就要起床,中午一般就趴在桌子上睡个觉。实在顶不住只好去找水龙头喝口凉水。下午4点半放学,回家已天黑,这时才能吃上一顿像样的晚饭。”邓一股热血腾地冲上头:“我们去蔡老师的那个学校,给孩子们建一个食堂,让他们中午有饭吃。我们几个人一起筹钱,每年筹两三万元给孩子们吃饭。”免费午餐就这样开始了。

  最后,我想对农村孩子说:“不只是我们帮助了你们,更是你们成全了我们,让我们发现了一个更好的自己。”

  2011年,云南省禄劝县乌东德镇汤德小学的一年级学生赵美莹背着生活物品和柴走在上学的山路上。在赵美莹年仅三岁时,他的母亲离家出走,留下身患重病的父亲与她相依为命。

  好了,总算决定啥可拍卖了。那么,在哪拍卖?我从没去过什么拍卖大会,也不认识相关人等,条件所限,形势所逼,只好尝试最土最笨的办法了。